《你》

61 次点基 | 该文章禁止吐槽
2016-04-13

# 1

诺大的运动场中,我苦苦地寻觅你的身影,像一只迷路的羔羊,左顾右盼,带着要破碎般的微笑面对陌生的脸庞,穿梭于人群之中。

想要牵你的手,有一种感觉,仿佛稍一转瞬,你便会离我而去,这种感觉令我犹如处在无尽黑暗的深渊中,无比挣扎,却又无能为力。

我未曾有过何时会比此时此刻更需要你,需要你的陪伴,需要你的指引。

# 2

班里传出一则消息,一位女生即将转学进入班里就读,我本无所惊讶,可当听到你的名字时的那一瞬间,我怔住了,心里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在激腾、碰撞,五味杂陈。请你不要笑,那个时候,我一个大男生算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那种少女情怀般的小鹿乱撞的体验。

自别离那天起,我不曾妄想过我们有一天会再次相遇,即便是牛郎织女那种痛定相思亦不得相见的伤怀,千夕万载只能隔天相望的场景,也不曾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中。然而,或许这是命运石之门的错,我们终是再次相遇,在那个琉璃色的初夏。

你散发着自信沉稳的气息,带着轻微且不失优雅的笑容站在讲台上娓娓介绍着自我,片言只语,便充分显露出了你卓越的才华和敏锐的思维。班里的人都在全神贯注着你,聆听着你脆若银铃的声音。

同桌转过头对我窃语,“那个女生长得真标致。”低声地如此叹道。我抬起头回以他一个生硬的微笑,是的,我无法否认,你拥有着超脱一般女生的清秀外表。齐肩的碎发,仍像当年那样给人一种独特的美感;精致白皙的脸庞,那年所残留的些许稚气,现已全然如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折射出的沉稳与自信;清澈明亮的双眸,如横剪秋水般,仍焕发出似曾相识的深邃神秘感,宛如妖艳的紫水晶,令人神往却又畏葸不前。

不贯的你与变化的你,像女神般,突兀地,猝不及防地出现在我面前,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落花流水。而我只能趴着桌子掩着脸,任凭心在急剧躁动而无所动作。

命运再一次捉弄了我,由于我所在的组正好是人数最少的一组,而我又是最后一位,因而老师将你安排到了我后面。当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后,你向属于你的座位从讲台走下来,当你与我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我分明听到了你轻唤出了我的名字,原本我的内心已像热锅上的蚂蚁,现在更犹如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我僵硬地抬起头,正好看到你的脸庞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像是故意让我看到似的,带着满满恶作剧的味道。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脑子已被各种思绪所充斥,像断路的电路,无法正常思考。

你的到来,预示了我往后平淡的日常即将泛起阵阵波澜。

# 3

思念的大门向我敞开,我循着你的足迹,走向记忆的深处。五年前,我们进入了同一所中学,进入了同一个班级,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我们在一起时间最为长久的场所。

在不认识你之前,因为我的座位在你的后侧方,所以每节课课后,我都会时不时瞄一下你的侧颜。课间,你会认真听课,虽然从未听你主动开口回答过问题,但每次被老师点名提问时,你都能作答如流,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嗓音时,便觉得好悦耳,如出谷黄莺,带着丝丝的沙哑,却清晰甜美。课后,你会认真做好笔记与练习,虽然你写的字不能说像正楷那样优美,却十分工整,带着一种少女特有的韵味。

那时的你,即便我只望着你的侧脸,就能感受到你身边所围绕的冰冷的气息。你冷漠的表情,像一扇大门,将人拒之门外,同学不敢接近你,我也没有那个胆量。你的眼睛,总感觉像是半睁开着的,至始至终都散发着淡漠的光芒,虽然之后才听说你的半睁眼是天生的就是了。

不过,在一节特殊的课上,我们在意外的情况下相识了。那节课特殊是在于老师是名副其实的外国教师,而意外的情况则是,老师安排了一次牵手唱歌活动,本是同桌之间牵手,而我却意外地牵了你的手,迫于现状,我们只能如此将就。你的手好小,冰冰凉凉的,虽然不仔细看的话还是那张面瘫脸,但我仍察觉到了你微妙的表情变化,有点苦恼,带着微微的羞涩。

那节课过后,我不知怎的,好像吃了豹子胆,居然鼓起了十二分勇气跑到你座位前向你搭话,你正低着头顾着整理笔记,听到我突兀的声音,你吓了一跳,抬起头用困惑的眼神看着我,我被你那(我当时认为是)冷漠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手都捏出了汗,之前想说的话忘得一干二净,憋了好久才挤出一句话:“我可以向你请教一道题吗?”说完整个人都虚脱了,虽然我当时觉得这么说真心是合情合理,还暗自庆幸没说错话,然而我现在却发觉,嗯……果然蠢毙了,真为我自己的情商堪忧。

你听我这么一问,好像懵了,呆了好几秒才微微点头,回了两个字:“可以。”当时我没感觉到什么,不过我现在结合多次亲身经历,终于是明白了,你的神经反射弧果然能绕地球两圈,真的。

你的聪慧,在一次语文测试中初露头角,那时我才知道,你的学号是一号,在这个重点中学的实验班中,身为一号就意味着其成绩位居全市同级学生中的金字塔顶端。此后,你的成绩,在每次大考中,都能稳居全市前三,你的名字,被全年级师生所知晓,被班上同学引以为豪。渐渐地,同学们开始与你交往,向你请教问题,你也从不拒绝亦或是感到厌烦,总是耐心地解答。我也时不时会问问题,不过……果然还是不同啊!你待我的态度如此冷漠,跟对待别人的也相差太大了,你故意的吧!而且还时不时给我来一句:“你怎么这么笨?”嗯……我自认为我也没笨到哪啊。

平淡的日常中,出现了一小段插曲。某天,损友指着你问我,“为什么她总是一副面瘫脸,都没见她有笑过。”的确,你总是摆出一副面瘫脸,不过,我知道你会笑,虽然不明显,似有似无,却有轻微的表情波动。于是我回应:“你只是没见过或者没仔细观察而已。”他半信半疑地看着我,我突然萌发出了一个念头,感觉像是个恶作剧,想实践下看看效果如何,于是我跟他说:“你告诉她说,你这面瘫样儿,感觉就是翻版的立华奏,如假包换。”“立华奏是谁?”他问道。“你先别管,你先去告诉她。”我脑补了一下当损友告诉你时的画面以及你听后的表情变化,忍不住笑了起来,损友看我笑得这么奸诈,虽然感觉很可疑,不过还是跑到你那里去了。

几分钟后,他兴致冲冲地跑了回来,激动地对我说:“我第一次见到她有如此大的反应,你猜她怎么回应我,她居然对我说:‘你才像立华奏,你全家都像立华奏。’她还想拿书打我,还好我跑得快,我好怕怕。”接着他想了会儿,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对我说:“立华奏到底是谁啊?”,我就解释说是某一动漫的女主角,因为那女主角也是个名副其实的面瘫,我觉得她俩挺像的……他恍然大悟,然后露出了很坏的表情:“不行,我要再去捉弄她一下,感觉好好玩。”我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你不会是玩上瘾了吧?小心引火烧身。”接着他又跑去你那里了,最后被你暴打了一顿就是了……这娃好可怜。

毕业晚会上你没来,一问得知你正忙于省重点高中的入学资格考试,我才想起,之前有听你说你要到外地读高中这回事。那晚我和几个损友灌了好多啤酒,个个都抢着喝。感觉味道不咋的,喝起来一点压力都没有,一杯接一杯当优酸乳喝,结果平生第一次喝醉了酒,还好没有胡言乱语,悲剧的是回到家后第二天整个人都开启了“飞行模式”,一整天都仿佛飞机遇上了强气流,感觉整个房间都在颠簸,哎唷,天在摇,地在动,整个世界啊,咕噜咕噜地转……

还有一些趣事,不过好像真的忘得差不多了,往事如过眼烟云,当回想起来,才觉弥为珍贵,不是吗?

# 4

现在我才发觉,你的变化真的好大呢,个子长高了,原本是垂耳的头发现在也齐肩了,气质也变了,变得乐观自信了,虽然还是面瘫脸,不过终于能想笑就能开怀地笑了呢。两年来,你也一定经历了很多吧?和我一样,与很多人相遇并结交朋友了吧?或许,你也有自己发自内心喜欢的人了呢,同龄异性的。嗯,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当年的你了呢,不知怎的,感觉有点悲伤。

原本死气沉沉的班级气氛,因你毫无预兆的到来而炸开了锅,课上课下同学们都在讨论着你,主要还是对你从省重点高中转到这里而感到无法理解。也有主动跟你示好的同学,虽然你表现地很镇定,不过在强盛的攻势下,终究还是会有所动摇的吧,嗯……班上的人还真爱八卦啊,不论男生还是女生。

坐在你的前面,我的内心也是挺复杂的,想着还是对你打一声招呼好吧,毕竟自己一个大男生见到旧同学不打招呼也太失礼了,于是某节课刚下课我就转过头,刚开口还没发声却发现你的右手已经伸到了我面前,顿时我就懵了,嘴巴都忘记合上了,你也怔住了,手臂就静静地对着我,过了两秒后你才显得有点慌张地将手缩回,我也因此回过神来,“呃……好久不见。”我显得有些畏怯。“我刚想叫你的。”你露出了有些勉强的微笑,轻轻地答道,眼神游离不定。

三年后第一次对话就出现这种情况,这就有点尴尬了。不过也多亏了这个开头终于能引出话题了,看着你有点慌乱的样子,心想着“啊,这点还是没变呢。”于是情不自禁便开口了:“两年都没联系呢……”“嗯。”你从慌张中缓过神来,双眼直视着我。

之后谈了好多关于你的事情,当你在讲述你在外地读书的所见所闻时,显得有些兴奋,带着愉悦的神情,语调也提升了三分。当我不小心提及你为何会转学时,你便微微敛眉,神情有些沮丧,这肯定有什么无法表达的苦衷在内吧,不过你脸上的表情真的变丰富了,这让我感到莫名的开心。

白驹过隙,日月穿梭,很快迎来了月底的月考,你以 682 的高分成绩稳坐年级第一宝座,并与第二名拉开了 40 分的差距,作为一名重点班的学生,完虐实验班的全体学生。月考总结会上年级领导表扬了你,看着你在舞台上接受表彰的身影,模糊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两年后你还是如此优秀,让人想接近你却总感觉遥不可及,感觉我与你之间的距离又拉大了。

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那么我该以怎样的速度才能走完我与你之间的距离呢?如此想着的我,突然一个念头从我的脑海中窜了出来,如果,有你的指引的话,我是不是能更快地赶上你与你并肩前进呢?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飞窜,恍惚之中心头有些悸动……

往后的几天都有些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看着你就会产生一种难以言状的思绪,我知道这种思绪应该定义为什么只是不敢表达出来,这思绪在心中日益膨胀,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发强烈。

那天晚自修结束后我们结伴回宿舍,到教学楼一楼楼梯口时我提议:“要不去运动场逛一圈?”语气中夹带着丝丝的紧张,而你只是毫无表情地“嗯”的一声答道,我无法从单单只字中听出你的感受与心境,只好默认你没有任何的异议。

此时,我们踱步于运动场的跑道边上,清夜无尘,月色如银,斑驳星辰点缀夜空,夜晚的清风夹带着丝缕透心的凉意。我因脑海中充斥着如何将这种思绪用某种形式表达出来而感到焦躁,无法想出更为恰当的词语来组织完整的语句。

感觉有一种窸窸窣窣的碎响,伴着无可名状的紧张向我袭来,响声越来越大并转为咔嚓咔嚓的重音,随着一道亮光划过夜空,一列火车从不远处天桥的铁轨上飞梭而过,我霎一转身,面对着亮光,面对着你开口了,将内心日益积蓄膨胀的感情一口气倾泻而出。

当时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开口的,又说了些什么,我已记忆模糊,不过我感肯定的是,你的回答是“好”,仅仅一字,便将我压在心头的千斤巨石化为粉碎,将我脑海中充斥着的“如果被拒绝了该怎么办?”的想法吹散殆尽。

# 5

我们未曾有过太多的甜言蜜语,有的,仅仅只是吐槽和调侃,尽管日常如白开水般平淡无味,却总不会感到枯燥与厌倦。

的确,我们所在的城市很美,晴时满树花开,雨天一湖涟漪,阳光席卷大地,微风拂过指尖。

我们曾一起穿梭于这美丽的城市之中,彼时秋风正起,路旁交错的树枝切割着夕阳的余晖,零零碎碎地洒落在地面上,斑斑点点,踩着满地碎金,我们没有牵手,也没有罗曼蒂克的肩并肩,仅仅只是你左我右,仅此而已。

我们曾一起去看了《哆啦A梦》,当银屏中的大雄与静香最终获得幸福时,在旁的哆啦A梦像慈祥的老人看着成婚的儿媳一般,泪流满面。我们都静静地观看着,两行热泪悄悄地划过脸颊,耳畔仿佛又响起了那久远的回音:“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哆啦A梦,它无所不能,却并非万能,它是机器,但却有心……”

你曾过说你喜欢看《哆啦A梦》,那时我显得颇为惊讶,“你居然也看《哆啦A梦》?”“我还看《火影忍者》呢!”,在我发出如此疑问后,你显得有些不满,微鼓着脸颊,轻颦双眉盯着我如此赌气道,那样子的你,真的好可爱,当时我真想顺手捏一捏你的脸颊试试触感会如何。

我们也一起坐过摩天轮,隔着窗户,俯视大地,整个城市尽收眼中,灯红酒绿,车水马龙,人影交错。远眺夕阳,看着天边似火的晚霞,等待着红日落下帷幕,迎来新的璀璨星辰。

你将额头靠在窗上,盯着外面发呆,我就在旁注视着你,嘴角不禁微微上翘。当你感到兴奋的时候,你会卸下冷酷的面纱,褪去平日的淡漠,换上欣喜的笑容,像孩子一样对着各种事物指指点点,就像现在,你又指着远处的什么东西问我那是什么,我笑着回应,我近视比你还深你认为我会看得清吗?然后你用一种略微鄙夷的眼神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接着又掉回头继续看外面的景色。

就算有时光的激流在冲击和磨洗,心境会改变,关系会渺远,但我们一起经历的凡此种种琐事却不会泯灭,终将温存于心,回味盎然。

To be continued
发表于「随笔
最后编辑于 2019年1月3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