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的他们的距离感》

792 次点基 | 该文章禁止吐槽
2017-05-13

# 1

无数的脚步声和车站内的广播声混杂在一起,从听筒中传来。如预想中一样,一个温柔的女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和泉,刚刚到站。那个,该怎么找到你?」

我急忙向四周张望。公司员工和穿着校服的高中生,络绎不绝地从眼前穿过。

「——我在售票机正面的柱子那儿,穿的是牛仔裤和灰色衬衫。」

「知道了,很抱歉让你久等了。」

说完「稍后见」,她便挂断了电话。听到「嘟」的一声后,我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抬起视线,看到刚下车的乘客不断通过检票口。当然,我不可能知道哪个才是今后要住在一起的和泉里奈,但我还是注视着通过的人流。

不一会,一个女孩从检票口走出来。她留着一头黑发,背着茶色的小型帆布背包,手上拖着一个红色的行李箱。

我的目光与她的双眼正撞在一起,瞬间,她便喜形于色,以目致意之后就径直向我这边走来。看这个样子,应该就是她了。

到锁骨长度的乌黑秀发别在耳后,满脸笑容,眼睛闪烁出温柔的光芒,上身是白色的衬衫和浅茶色的羊毛衫,下身是藏青色的长裙,给人一种利落而可靠的印象。

# 2

我离开卖场,乘坐电梯下楼,走向地下停车场。

在商店里面,播放的背景音乐被吵闹声掩盖,几乎听不到,但在相对安静的停车场里,却听得格外清晰。我慢慢走向车子,打开车锁,把硕大的购物袋放在后座上。

地下停车场没有空调,热得像蒸笼一样,汗水从额头渗出,汇成股从脖颈滴落。

我长舒了口气。过道旁亮着几盏荧光灯,时不时有车辆断断续续地通过,同时听到父母提醒着跑来跑去的孩子。

放好东西之后,我锁上车门,回到商店里。在地下的短短时间内出的汗水,经过店内空调的蒸发冷却,竟让我感到一丝寒意。

一楼设有食品区和咖啡区,四周用玻璃隔开,所以从我现在站着的地方,多少也能看到里面的样子。如果由梨子她们还没走的话,应该就在这里面了。我这样想着,走在星期日下午购物的人潮中,不经意间看向食品区方向。

——熟悉的校服立刻出现在视野中。

该不会就是她们吧。心中半是不安,半是期待。

社团活动结束之后已经过了三个小时,她们到底聊什么聊了那么久。由梨子和橘并排坐在甜甜圈店的桌前交谈着。橘不紧不慢地说着什么,不时挥动肢体比划着,而一旁的由梨子则是用吸管喝着饮料,偶尔点点头或摇摇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看到两人的身影,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就在这时,由梨子突然抬起头,看向我这边。视线相撞的瞬间,她「啊」地微微张开嘴,似是发出惊讶声,然后略微举起手。这时,

「健一,怎么了?」

有人突然从背后叫我。我回过头去,只见提着货物的和泉和母亲站在面前。

「啊,没什么,看到认识的人了……」

我语无伦次的回答起来。

「是么?不去打个招呼?」

「不,不用。只是看到了一眼而已——」

我迅速朝由梨子那边瞥了一眼。

由梨子一直盯向我们这边。

母亲和由梨子是互相认识的,如果只有我和母亲两人的话,倒也不会显得不自然。

但是——

——那个女孩是谁。

由梨子无视身旁一直说个不停的橘,惊讶地看着和泉,用目光这样问道。

「我说,健一。」

妈妈对我说道。我将注意力从由梨子身上移开,应道

「怎么了?」

「刚才单位那边的人打电话来找我一块吃饭。你和里奈就在这儿买点晚饭吃,然后坐出租车回家,行不行?我要开车过去。」

「啊、嗯,知道了。」

我回答着,同时感受着母亲身后二十米左右处射来的由梨子的视线。

「对不起呢,里奈,好像变成把你扔在这儿了的样子。东西我会带回家的。」

说着,母亲从和泉手中接过袋子。

「谢谢您。」

和泉低下头轻声道谢。

母亲把饭钱和车钱给我之后,便朝通往地下停车场的电梯走去。

「伯母,谢谢您带我到这里来。」

和泉恭敬地一行礼,母亲笑着挥了挥手,算是作答。

等到母亲消失在人群中后,看到我仍然愣在原地,和泉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但仍催促着我说

「健一,走吧。」

「哦」

我点点头,跟着和泉一起迈开脚步。

离开之前,我再次向后瞥了一眼,只见由梨子依旧在盯着我,目光中满是疑惑。

# 3

老妈拿着电话的子机来到身旁,问向和泉,我们的对话因此中断。和泉看着手机念出号码,母亲便联系学校帮她请了假。

之后,和泉只吃下了半块沾蜂蜜的面包和热牛奶,又服用了家里的感冒药,然后便无精打采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保重身体。」

我冲她的背影说道。

「谢谢,学校加油。」

她用指尖拽着衣袖,遮在嘴边咳了几声,牵动绯红的脸颊挤出笑容,回答道。

母亲比平时稍晚些出门上班了,我也收拾好餐具,出了家门。云层遮住了天空,四周有些昏暗。我把自行车推上道路,骑在上面,回头望向和泉房间的窗户。厚重的窗帘被拉上,似是将她与世界隔绝开来。

灰色的云朵愈发昏黑,正午刚过,雨便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教室内灯火通明,向外望去,只看到一片昏暗。第六节课结束,雨也没有要停的迹象。

社团活动因为下雨而不能使用球场,所以我们按照雨天的惯例,在走廊里做起了肌肉训练。训练的形式是我们排成一列,依次做俯卧撑、腹肌训练、背肌训练和蹲起,每组二十次做三组,做完向由梨子报告后就可以离开。

我换上足球装,在人迹罕至的校舍顶层的五楼走廊里开始了训练,中途偶尔歇一口气。所有人都在精疲力竭地运动着身体,只有由梨子一脸坦然地拿着圆珠笔和速写板,用监视者一般的目光看着我们。

气温不高,穿短袖甚至会觉得冷,但空气很潮湿,做到第二组时,身上已经开始出汗了。做完俯卧撑和腹肌训练,我靠着墙坐了下来。不知为何,橘也在我的旁边一起做着训练。她现在是在锻炼腹肌,但从刚才开始,抱着后脑的手臂便在不停颤抖着,身体却是纹丝不动。撑了一会儿,终于传来了一声泄气的呻吟。

「我不行了……」

橘呻吟着躺倒在地,然后和我一样把后背靠在了墙上。

「呼。累死我了。」

「你干嘛也做训练啊?」

听到我的问题,橘回答道。

「夏天就快到了,我想变得苗条一点。」

她的身体决不胖,但或许是因为外貌有些稚嫩,肚皮显得软绵绵的。

「感觉肚子稍微减下去点了。」

她隔着运动服,抚摸着自己的腹部。

「嗬,这么厉害。」

「哇,居然就回答这么一句。才锻炼这么一会儿怎么可能会有效果嘛。难得我想了一个容易吐槽的回答呢,坂本前辈,还是那样对他人漠不关心啊。」

「没那回事啦。」

我答了一句后,准备开始做背肌训练。而橘却立刻发出了无语而失望一般的声音。

「唔,就是这种地方,才会让人感觉冷淡啊。再轻松活泼一点嘛。」

不知为何,我停下了动作。刚才橘的那句话,让我的内心受到了震动。

「……我看起来冷淡吗?」

「有点。」

她立即回答。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但听她这样断言,还是会感到有些低落。

同时,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一丝异样。

之前也数次被由梨子和其他人说过同样的话,但这是我头一次会如此在意。不知不觉间,自己心中的某种东西似乎在在一点点地变化着。

# 4

「……健一,你明明对和泉那么温柔,对我却那么苛刻。为什么?」

由梨子仿佛质问一般念出和泉的名字,我一时愣住了。

不知道哪里落雷,外面响起地震般巨大的声音。

「啥?我怎么对你苛刻了?」

我为了声音不被雨声盖过去,大声问道。

「你叫我的时候总是你小子你小子的,我吃肉的时候,还说什么会长胖,故意气我。」 

「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你干嘛总是向着和泉?」

「我没向着她。」

仿佛无视我的辩解一般,由梨子一步一步朝我逼近。

接着,她把双手放到我的胸口上,突然压了过来,我险些向后倒去。

「喂,别推我。」

「吵死了,闭嘴。」

由梨子压得更加用力。正当我想大声喝止她时,她突然踮起脚尖,将脸庞凑到我的面前。

瞬间,我的嘴里,柔软的温度,随着雨与汗水的味道,一齐扩散开来。

沾着水的嘴唇碰触在一起,从微微张开的口中传来由梨子湿润的气息。口腔里,舌头与舌头轻轻相触。由梨子的舌头惊人地柔滑。

无限延长的这一瞬间,只有重重地敲打着仓库屋顶的雨滴声未曾断绝。

我们到底保持这个姿势多久了。只有短暂一瞬,还是过了好几秒。

终于,胸口「咚」地被重重一推,失去力量的我向后倒去,狠狠撞在身后的架子上。我一时喘不上气,不由得咳嗽起来。由梨子用愤怒般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就是这么回事。」

说完,她解开绑成一束的头发,转过身去,用力拉开仓库的门,然后一头冲进了渐渐转小的雨幕中。淋湿的头发沉重地摇动着,在水泥地上甩下雨滴一样的水珠。

雷雨渐弱,大雨洗刷后的球场泥泞不堪,我们很快便解散了。我脱掉湿透了的球衣,用毛巾擦干身体,换上校服。

之后我离开人群,一个人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呆呆地望着飘着小雨的球场。

嘴唇和舌尖上残留着由梨子的触感。那柔软的感觉无数次在头脑中回放,鲜活得似乎仍在体验。但与此相对,现实感却极其稀薄。

我感到难以呼吸,仿佛空气被抽走一样。眼前的世界和方才的片刻重叠在一起,让我的脑中一片混乱。

「喂,坂本,你身体不舒服吗?」

一个声音忽然传来,我却只是「呃」地发出疲累的回应。只见长井和其他几个队员正一脸担心地看着我。

「……不,我没事。」

听到我这么说,长井他们虽露出在意的表情,不过还是「是吗」地应了一声后离开了。

等了一会儿,雨停了,天空迅速明亮起来。乌云散去,夏日的火红余晖狰狞地涂遍了空中。

球场上散布的积水反射着阳光,空气中划出淡淡的彩虹。

队员们一个接一个离开,但我却丝毫不愿动身,只是静静地望着夏日的天空。

将夕阳黄色的光芒折射向四周的闪亮彩虹渐渐淡去,直至完全融入落日的火红中。

这时,我才终于站起身来。

周围已经空无一人。不只是足球队员,田径部、网球部等在操场上活动的社团成员,应该已经全都回去了吧。

我拿起行李,拖着沉重的脚步,向自行车停车场走去。周围自行车的数量同早上相比少了大半,其中没有由梨子的车。

我解开车锁,怀着沉重的心情,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踏上归程。

# 5

——她睡着了。

最近她的房间一直灯火通明直到深夜。她的考试好像也是今天结束,大概是松了口气之后禁不住劳累了吧。

和泉仍然穿着校服。她的裙子微微上翻,露出一丝雪白的大腿。她平时就是如此毫无防范——不过求求你,至少现在不要这样。我在心中如此默念。

我展开沙发边叠好的毛毯,尽量不惊醒她,轻轻盖在她的身上。

我深深地、缓缓地长舒一口气。看到香甜地睡着的和泉,我不禁开始觉得,先前与由梨子在黑暗中发生的那件事仿佛是一场梦。但同时,仍然残留在身上的由梨子微酸的汗味和舌头柔滑的触感,却是那样真实而鲜活。

我走出客厅,轻轻关上门。

进入浴室,让热水从脑袋上冲下。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出由梨子浑身湿透的身影,不由感到胸口一阵揪紧,难以呼吸。

我知道她是女生。我是知道的。但我是第一次用身体如此强烈地感受到这一事实。水滴从身上滑落到地面,汇成一股水流,卷入排水口。

我走出浴室,擦干身体,换上居家服。洗过澡,身体变得相当舒缓。我蹑手蹑脚地,注意不惊醒客厅里的和泉,走上了楼梯。

七月漫长的夕阳尚未完全隐去,深橘色的余辉从窗口倾泻进来,书架上密密麻麻的书脊沉浸在深深的阴影里。

初夏的傍晚一片静谧,连时间的流逝似乎也变得迟缓。我忽然觉得,这轮夕阳永远不会落下。

打开窗户,来到阳台上。雨后的街道反射着阳光,傍晚的各种颜色化成渐变的水彩点缀在空中,空气似铄石流金般闷热。

远处,响起了蝉鸣声。

我忽然察觉到,梅雨过了。

# 6

电视里播着新闻。静谧的房间里,钟表的指针兀自缓慢转动着。

「健一好像和森处得挺好的呢。」

「嗯,总算是没吵架。」

「太好了。明天要一块儿出门吧?」

「嗯。」

「难得的生日,就不打搅了,两人好好玩吧。」

里奈微微一笑。我回答一声「谢了」,然后把杯中的茶喝完,又看了一会儿电视。终于,里奈打了个哈欠。

「还好吧?」我问道。

里奈「啊」地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掩住嘴边。

「嗯。差不多该睡觉了。」

她说道。

「正好,我也准备回房间去了。」

我们关掉客厅的灯,一同上到二楼。

「晚安。」

推开房门之前,我对她说。

「嗯,晚安。」

和泉露出微笑回答,然后进入了她曾居住了半年的房间。房间里的装饰品已经被她拿回家了,不过桌椅和床铺仍然是原来的样子,睡觉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晚饭的时候,她说明天要和星野一块儿去车站前面的街道逛。

隐约传来衣柜的门开合的声音,似乎是里奈准备睡觉了。

感受着时隔许久再次传来的里奈的气息,我回想起那半年的时光。点滴回忆在脑海中浮现。里奈刚来家里时内心的动摇,雷雨天中与由梨子的接吻,和哥哥还有她们一块儿去海边游玩,和由梨子吵架时的不安,还有十指相握时感受到的温暖……

鲜明的记忆让我仿佛重新置身其中一般。在以后的日子里,这些记忆可能会逐渐淡去,但同时我也觉得,在我十七岁的半年时光中感受到的种种情感,会永远驻留在我的心中。

日历即将翻过新的一夜。桌上的数字钟显示着23点59分。我一直盯着液晶屏,等着它变为零点。

终于,所有的数字归零了。

十七岁的时光成为了过去,我迎来了自己十八岁的第一天。

Fin
loading